"

八路軍抗戰

"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為八路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前身之一。1937年8月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式宣布由原西北主力紅軍,即中國工農紅軍一、二、四方面軍改編而成“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朱德、彭德懷任正、副總指揮。1937年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按全國陸海空軍戰斗序列(把各“路軍”改編為“集團軍”),并下達命令:將八路軍改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總部改稱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朱德改任總司令,彭德懷改任副總司令。9月14日,朱德、彭德懷發布八路軍改為第十八集團軍的通令。但此后仍習慣稱為“八路軍”。

八路軍抗戰

八路軍——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介:中國人民解放軍前身

  七七事變(1937年7月7日)以后,國共合作的統一戰線逐步形成。7月15日,中國共產黨為公布國共合作發表宣言,決定“取消紅軍的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8月中共中央軍委命令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紅軍前敵總指揮部改稱為第八路軍總指揮部,轄一一五師、一二零師、一二九師。

  8 月25日,中央軍委任命朱德為總指揮,彭德懷為副總指揮,葉劍英為參謀長,左權為副參謀長。原紅軍總政治部改為八路軍政治部,以任弼時為主任,鄧小平為副主任。同日,第八路軍總指揮朱德、副總指揮彭德懷通電就職,決心“效命疆場,誓驅日寇,收復失地,為中國之獨立自由幸福而奮斗到底!”9月6日,八路軍總部由朱德、彭德懷、任弼時、左權、鄧小平諸同志率領從陜西三原縣云陽東進。

  所屬各師先后東渡黃河,向華北抗日前線進軍。9月11日,第八路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習慣仍稱八路軍),第八路軍總指揮部改為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簡稱集總),朱德為總司令,彭德懷為副總司令。1938年12月,中央軍委決定成立八路軍前方指揮部,簡稱“前指”,設立于晉東南。總指揮朱德,副總指揮彭德懷,參謀長左權,野戰政治部主任傅鐘,副主任陸定一。1943年9月8日,彭德懷離開麻田總部,同劉伯承一起回延安。10日,又任命楊立三為前指副參謀長。

  10月6日,中共中央決定一二九師于總部合并(保留一二九師番號),仍沿用“前方總部”名義。前方總部總指揮彭德懷,參謀長滕代遠,政治部主任羅瑞卿,副參謀長楊立三,供給部部長周玉成,政委周文龍。八路軍前總工作由鄧小平同志主持。在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部隊不斷發展壯大。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時共4.5萬人,遵照中共中央的決定,八路軍三個師分別以晉東北之五臺山、晉東太行山、晉西呂梁山以及晉南太岳山一帶為活動地區,廣泛開展游擊戰爭,打擊敵人,壯大抗日武裝。

  10月23日,一一五師政委聶榮臻奉命率一一五師一部創建晉察冀抗日根據地。11月7日,建立了抗日戰爭時期的第一個軍區——晉察冀軍區(北岳、冀中、平西、平北、冀東),此后,又創建了晉綏(晉西北、大青山)、晉冀豫(太行、太岳、冀南)、冀魯豫(冀魯豫、魯西、湖西)、山東(魯中、魯南、冀魯邊、清河、膠東、濱海)等軍區。到抗日戰爭結束的1945年8月,八路軍的三個師分別兼任山東軍區、晉綏軍區、晉冀魯豫軍區和晉察冀軍區。在八年抗戰中,各師擴大了編制,又一度組建了第一至第五縱隊以及冀察熱挺進軍等,總兵力由改編時的 4.5 萬人發展到102萬人。據不完全統計,我八路軍共與日偽作戰12萬次,斃傷、俘虜日偽125萬人,創造面積達246萬平方公里,人口近1億的抗日根據地,為中國人民民族解放戰爭作出了貢獻。1947年6月,八路軍全部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烽火洗禮:八路軍抗日戰爭時期著名的五次戰役

  抗日戰爭時期,我軍在抗日戰場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我軍用小米加步槍打敗了敵人的飛機大炮,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神話。其中有五場戰役非常有代表性,它們分別是:

  第一:平型關戰役

  1937年9月中旬,由于沿平綏路西進的侵華日軍占領大同后,分兵兩路向雁門關、平型關一線進攻,企圖進逼太原。為了配合友軍作戰,阻擋日軍的攻勢,八路軍第115師在師長林彪、副師長聶榮臻指揮下,奉命開抵平型關地區集結待機。最終以八路軍取得勝利告終。此次戰役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給日軍最精銳的部隊板垣第5師團第21旅團一部殲滅性打擊。平型關戰役消滅日軍1000多人,從整個抗日戰爭的歷史看,不是大仗,但它震動全國,意義深遠。

  第二:雁門關大捷

  路軍第120師切斷了日軍由大同到忻口的交通補給線,同時第115師打擊了蔚縣至代縣的日軍交通補給線,使進攻忻口日軍的彈藥、油料供應瀕于斷絕,攻勢頓挫。忻口會戰前敵總指揮衛立煌在戰役結束后曾對周恩來說:“八路軍把敵人幾條后路都截斷了,對我們忻口正面作戰的軍隊幫了大忙。”毛澤東主席在和英國記者貝特蘭的談話中、在《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書中對此也給予高度評價,他指出:“游擊戰爭還有其戰役的配合作用。例如:太原北部忻口戰役時,雁門關南北游擊戰,破壞同蒲鐵路、平型關汽車路、陽方口汽車路,所起的戰役配合作用,是很大的。”列舉了包括賀廖支隊對大同雁門關問敵主要運輸道路的截斷、雁門關的兩次奪回在內的諸多勝仗,說明“八路軍起了非常大的作用”。雁門關伏擊,作為120師抗戰之初有代表性的一仗載人了八路軍英勇抗戰的光榮史冊。

  第三:陽明堡機場之戰

  1937年10月初,日軍華北方面軍一部向太原發動進攻。第二戰區部隊在太原以北忻口一線抵抗,八路軍務部隊在晉北廣大地區展開游擊戰配合其作戰。第129師第385旅第769團奉命向山西省原平東北山區挺進,執行側擊南犯日軍后方的任務。第769團經偵察后,決定襲擊陽明堡機場。19日夜,該團以第3營2個連秘密接近機場,其中1個連襲擊日軍警衛部隊,另1個連猛烈襲擊日軍機群,機群頓時爆炸起火。經1小時激戰,毀傷日機24架,殲日軍警衛部隊100余人。八路軍傷亡30余人。

八路軍115師“模范伏擊戰”:全殲鬼子“精英”大隊

  1939年初,八路軍一一五師部分主力部隊在代師長陳光和政委羅榮桓率領下挺進山東,向在齊魯大地上猖狂作惡的日軍勇猛“亮劍”,連續粉碎了日偽軍多次圍攻“掃蕩”,迅速打開了抗戰局面。同年8月,一一五師在魯西梁山地區全殲日軍一支裝備精良的“王牌”大隊,沉重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這場戰斗不僅讓在中國戰場“鍛煉培養”的日本皇族少壯“精英”命喪黃泉,而且也創造了抗戰史上八路軍首次以同等兵力和劣勢裝備消滅日軍成建制部隊的“模范殲滅戰”,極大地震撼了當時的日本國內和日軍高層,演繹了一幕我軍在強敵面前“亮劍”的精彩奪目的戰爭活劇。

  戰將揮師東進“亮劍”威震驕狂日軍

  1937年侵華戰爭全面爆發后,日本帝國主義依靠其裝備精良和訓練有素的法西斯軍隊,在很短時間里就侵占了我華北、華中、華南廣大國土,強大的戰爭機器使半個中國淪陷于侵略軍的鐵蹄之下。在強敵面前,國民黨政府軍由于執行片面抗戰路線,缺乏民眾廣泛支持,裝備和訓練落后,加之上層腐敗無能、指揮不斷失誤,雖進行了多次“會戰”,官兵犧牲慘烈,但仍不斷喪失國土,一潰千里。不少缺乏戰斗意志的國民黨軍甚至連日軍的面都沒見著就聞風而逃,“涌現”出一批讓國人痛心的“長腿將軍”。整個抗戰前期,日軍以1個大隊(營)對付“支那軍”(國民黨政府)1個師已成為日軍作戰指導的定律。然而,這一定律卻被八路軍著名戰將陳光指揮的一場梁山殲滅戰徹底打破。

  陳光,原名陳世椿,1905年出生于湖南宜章縣栗源堡一個貧苦農民之家,曾讀過3年私塾。1926年北伐軍入湘,陳光成為農民協會會員,并于次年底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8年1月,朱德、陳毅率南昌起義余部進至宜章,陳光組建了一支農民赤衛隊配合起義軍舉行湘南暴動,隨后跟隨部隊上了井岡山,被編入中國工農紅軍獨立三師第二十九團一營任連長。1930年2月中央蘇區第一次反“圍剿”作戰中,紅四軍主力在富田地區首戰殲滅了敵先頭部隊1個旅。戰斗中,指揮員林彪的指揮所遭到敵軍的包圍,時任一支隊副支隊長的陳光帶領部隊拼死突入重圍將林彪安全救出。同年6月,在文家市的一次戰斗中,陳光第三次負傷,子彈穿過他的右膝卡在骨縫里,血流如注。當戰士們把他抬上擔架時,他卻掙扎著從擔架上滾下來,重新爬回陣地指揮戰斗,直到將敵人擊潰。不久,陳光因作戰勇敢升任紅四軍第十師三十團團長。

  在第二、三兩次反“圍剿”作戰中,陳光升任紅十師參謀長,因出色完成戰斗任務,被中華蘇維埃政府授予二級紅星獎章。1933年8月,當蔣介石調集百萬大軍對中央蘇區發動第五次“圍剿”時,陳光因軍政素質好而出任聞名遐邇的“少共國際師”師長,第一仗就殲敵500余名,繳獲大批槍支彈藥。紅軍長征中,陳光調任紅二師師長,擔負掩護軍委縱隊和后續部隊的任務,他帶領部隊搶渡烏江天險、攻取遵義,搶占婁山關,屢建戰功。在大渡河,陳光帶領該師紅四團一天狂奔120公里,創造了飛奪瀘定橋的奇跡,打開了紅軍北上之路,從而擺脫了幾十萬敵軍圍堵的險境。當臘子口又一次擋住紅軍的去路時,陳光和紅四團政委楊成武指揮部隊經過一夜激戰,迅速攻克了這一天險。紅軍到達陜北后,陳光改任紅四師師長,在直羅鎮戰役中,他帶領主攻部隊一舉全殲敵主力一○九師,俘敵5000余人。“西安事變”后,陳光成為紅一軍團代理軍團長。全面抗戰爆發后,陳光擔任八路軍第一一五師三四三旅旅長。1937年9月,陳光率部參加平型關之戰,殲敵板垣師團二十一旅團1000余人,取得全國抗戰的第一個大勝仗。一個月后他率部再戰廣陽,斃傷日軍千余人,取得了廣陽大捷。次年3月,陳光被八路軍總部任命為一一五師代師長。

  此時,陳光所率的一一五師主力已開赴魯中南地區開辟新區,魯西僅留有師直特務營和六八六團第三營兩個連,總兵力不足600人。8月1日上午,陳光和羅榮桓正在駐地召開慶祝“八一”軍民聯歡會,突然,我騎兵偵察員送來緊急情報:一個叫長田敏江的日軍少佐率領一個600多人的日軍加強大隊和部分偽軍由汶上縣城出發,正向我梁山根據地進犯“掃蕩”。面對強敵,陳光手里能掌握的建制戰斗部隊總兵力與來犯日軍大體相當,但裝備卻遠遠落后于日軍。在緊急作戰會議上,少數人對能不能打這一仗有所顧慮,甚至有人認為部隊經過陸房突圍戰已傷亡300多人,這些大都是經過長征的紅軍骨干,如果再受損失,不好向中央交代。但陳光經過仔細分析研究后認為,可以下決心以現有兵力殲滅這股驕狂冒進的日軍。他向與會人員作了敵情分析:此次來犯之敵雖裝備優良訓練有素,但指揮官卻驕狂輕敵又孤軍深入;我軍雖與敵人數量相當武器落后,但卻是久經沙場的紅軍基干部隊,且地形和群眾對我十分有利。“兵來將擋,水來土屯,這小鬼子既然打老遠來‘掃蕩'咱們根據地,就不能讓他輕易回去!”素有“猛將”之稱的陳光當即決定對來犯之敵果敢“亮劍”。“好!我看可以下決心吃掉這股狂妄的敵人,打擊鬼子的囂張氣焰!”羅榮桓政委也十分贊同陳光的意見,大家很快統一了思想,決心殲滅來犯之敵。

  于是,羅榮桓馬上向部隊指戰員作了戰斗動員,組織非戰斗人員動員群眾迅速向外區轉移。陳光則立即與參戰指揮員周密制定了殲敵計劃:利用高過人頂的“青紗帳”作掩蔽,以少數部隊襲擾疲憊敵人,師直特務營3個連和六八六團的十連、十二連在梁山南面的前集、獨山兩個村子四周擺下一個大口袋陣,等前來“示威”的日軍人困馬乏時予以包圍殲滅。

  設計引敵入甕梁山絕殺痛殲“精英”

  8月2日清晨,長田敏江率領他的大隊人馬耀武揚威地開進了梁山地區。為了向八路軍“示威”,顯示“大日本皇軍不可戰勝”的威力,他在距離八路軍根據地還有幾里地時,就命令架起野炮漫無邊際地亂轟一氣。擔負“迎客”的八路軍特務營二連迅速讓開大道,隱蔽在兩側的高粱地里,待日軍大隊人馬通過后,暗暗跟了上來。為了將日軍引入預定的圍殲地域,富有“表演才能”的八路軍特務營偵察排長還扮成“維持會長”的模樣,領著幾個裝扮成“順民”的小戰士打著“藥膏”旗,提前到路邊迎候日軍。他們提茶的提茶,抱瓜的抱瓜,畢恭畢敬地請“辛苦大大的”“皇軍”吃瓜喝茶,熱情地將他們“忽悠”到了前集村。走得人困馬乏的日軍進村后正準備休息,卻發現這里沒有一個村民,剛才身邊“笑容可掬”的“良民”也都突然消失。長田敏江感到有些蹊蹺,急忙命人去找“維持會長”來問個究竟。然而,日軍在村里兜了好幾圈,卻始終見不到一個“支那人”的蹤影。當長田敏江跟幾個日軍軍官正在疑惑地“討論”之際,擔任襲擾任務的八路軍特務營一、二連突然從南北兩面向日軍發動了襲擊,日軍還沒弄清是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報銷了1個中隊長和10多名士兵,氣得長田敏江一個勁地直罵“八格牙魯”(混蛋)。

  與長田敏江同行的偽軍連長見八路軍火力不猛,打完后又迅速消失在青紗帳中,便馬上自作聰明地向長田敏江報告:“這是小小游擊隊的干活”。于是,長田敏江立刻命令炮兵向八路軍撤離的方向開炮轟擊,狠狠發泄了一通。吃了這次虧后,這位“長田君”再也不敢大意了,派出騎兵和偽軍進行搜索,掩護整個大隊隨后跟進。當日軍折騰大半天并未“發現敵情”后,長田敏江這才放心地帶領其人馬進到了梁山西南突出部的山腳下。不料,早已等候在此的八路軍特務營一、二連和騎兵連按照作戰預案,再次向日軍發起了第二輪突襲,打得日軍猝不及防,當即又有數十人斃命。長田敏江被打得暈頭轉向,他實在搞不清作戰對手究竟在哪里?采取的是什么“新戰術”,這是他侵華以來從未遇到的對手和打法,光聽子彈咝咝打來,卻不見對手的蹤影。于是“長田君”頓時肝火大升,他一面氣急敗壞地命令炮兵向梁山四周發炮轟擊,一面指揮日軍步兵大隊火速占領前面的獨山村和村外的亂石崗。

  很快,日軍“攻占”了獨山村和亂石崗。陳光見日軍已進入到了預定的圍殲地域,誘敵任務已經完成,便命令部隊迅速撤出戰斗。日軍占領獨山村和亂石崗子之后,馬上向四周進行了長時間的火力偵察,卻未發現八路軍的任何動靜。接著,長田敏江又派出了搜索分隊在四周“網”了一遍,結果不但未找到我軍的去向,連村里“失蹤”的老百姓也一個沒有找到。此時,天色逐漸黑了下來,長田敏江見梁山四周夜幕平靜,以為“皇軍英勇的作戰”已將白天襲擾的八路軍徹底打垮,強大的火力轟擊已迫使他們逃到了山里,現在已平安無事了。于是便把白天“作戰不力”的偽軍臭罵一通,命令他們到村外的亂石崗擔任警戒,把“辛苦大大的”日軍全部換到獨山村休息,以便第二天“繼續進剿”。打了一天糊涂仗的日軍人困馬乏很快放松了警惕,有的到村子里搜雞找鴨,有的脫掉衣服在樹下乘涼或跳進池塘里洗澡,幾個日軍指揮官還在屋里尋歡作樂放起了留聲機。

八路軍兩次長生口伏擊戰:“牛刀殺雞”重挫日寇

 在繼八路軍115師成功地進行了平型關伏擊戰,取得八路軍的首戰勝利,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之后,華北地區的八路軍隨即在敵后展開,發動一系列作戰行動。伏擊戰作為游擊戰的重要戰術手段,被八路軍廣為應用。其中八路軍129師386旅在河北井陘長生口地區的兩次伏擊,更是充分體現出八路軍最為典型和成功的游擊戰的精髓。

  兵家必爭的井陘

  太行山位于山西省與華北平原之間,縱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四省市,北起北京,南到河南的王屋山,呈東北西南走向,綿延近400余公里。是中國地形第二階梯的東緣,也就是黃土高原的東部界線。

  太行山綿延千里,百嶺千峰,萬壑溝深。來自山西的許多河流穿過太行山,奔騰向東,自然形成了幾條穿越太行山的峽谷。這些東西向的峽谷,就被稱為“陘”。其中最著名的八個峽谷,古稱太行八陘,成為古代穿越太行山、溝通晉冀豫三省往來交通的咽喉通道,也很自然成為三省交界的重要軍事關隘所在。

  井陘是八陘中的第五陘。井陘最早是古關名,又稱土門關,故址就在今天河北省井陘縣的井陘山上。井陘縣位于河北省西部,冀晉兩省交界處,太行山東麓,北鄰平山縣,東部和東南部與鹿泉、元氏、贊皇三縣毗連,西部和西南部同山西省盂縣、平定、昔陽三縣接壤。素有“太行八陘之第五陘,天下九塞之第六塞”之稱,歷來是河北與山西的通衢要沖。作為古代燕趙與秦晉之間的交通要隘,堪稱是控制冀晉兩省的鎖鑰之地。

  秦始皇統一中國后,修建以咸陽為中心通往全國的驛道,其中從山西到河北的驛道就是從井陘通過。井陘還是冀晉陜三省物資交流的集散地,所以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公元前204年,楚漢相爭時韓信在此率3萬漢軍大勝20萬趙軍,留下了“背水之戰”這個以少勝多名垂千古的經典戰例。1940年八路軍著名的百團大戰,井陘也是重要的主戰場之一。

  除了地理位置重要,井陘還有豐富的煤炭資源。井陘煤田已探明儲量2.5億噸,可開采總量1.65億噸,盛產的主焦煤更是以品質優良享譽中外。遠在宋元時期,民間就開始小規模開采,明清以后逐漸開始專業的常年生產。1908年清政府和德國合作,創辦井陘礦務局,開始現代化的工業開采。到20世紀30年代中期,井陘煤礦的年開采量已經達到70萬噸,僅次于撫順和開灤,是中國第三大煤礦。抗戰爆發后,井陘自然就成了日軍在華北地區最重要的戰略目標,八年抗戰中日軍從井陘煤礦掠奪走的煤炭就超過800萬噸。因此,八路軍挺近華北敵后之后,也將井陘作為打擊和削弱日軍的重要作戰目標。

  首戰長生口

  長生口位于井陘西部的天長鎮,東面是板橋村,西面是核桃園,再往西就是長城重鎮娘子關。所以明代正統年間曾在此設立過龍泉關,可見此地在井陘地區軍事地理上的重要性。

  1937年10月,日軍占領井陘后,第20師團和第109師團除了以主力沿正太路繼續向娘子關進攻外,還分出部分兵力經板橋村、長生口、核桃園向娘子關西南的舊關進發,企圖迂回娘子關背后,與正面進攻的主力形成前后夾擊之勢。

  此時,八路軍129師386旅在旅長陳賡的率領下正開赴娘子關前線。在平型關大捷之后,八路軍更加確定了采取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的作戰原則,所以自然不會參加在娘子關正面的陣地戰。和平型關的115師一樣,386旅前往娘子關側后,襲擊牽制進犯日軍。10月20日,陳賡率386旅772團到達舊關以東10多公里的井陘縣境內的支沙口。經過偵察,發現有一路日軍正在板橋地區活動,陳賡立即判斷日軍有迂回娘子關的企圖,因此于10月21日晚,命令772團副團長王近山帶領772團3營的2個連,連夜襲擊在板橋村西北后山宿營的日軍,以挫敗日軍的迂回企圖。

  386旅是由紅軍四方面軍的紅31軍改編,772團是由紅31軍93師改編,而紅31軍是鄂豫皖根據地的主力紅軍,也是紅四方面軍的一支勁旅。王近山、秦基偉、李成芳等一批著名的戰將都出自這個部隊。此時剛剛改編為八路軍,還沒有擴編,指戰員基本都是經過長征鍛煉的百戰老兵,戰斗力相當強。在整個抗戰期間,772團也都是386旅的頭號主力。

  王近山率部趕到長生口河溝,正要登上西北山坡時,突然發現從板橋村方向開來約一個中隊的日軍。王近山立即命令戰士們迅速隱蔽,就地利用有利地形進行埋伏。當日軍全部進入伏擊圈后,王近山一聲令下,一起開火。日軍由于開戰以來,一路都是非常順利,如入無人之境,所以這時已經相當驕橫,居然在行軍時連搜索探路的尖兵都不派,就大搖大擺地行進。現在突然遭到襲擊,又是在夜間,也搞不清楚狀況,頓時被打得暈頭轉向,慌亂中連對手具體位置都不明確,只好盲目還擊,但是八路軍已經占據有利地勢,部隊全部展開,輕重火力一起開火,手榴彈也如雨點般落下,日軍完全暴露在山坡下的谷地中,處在被動挨打的局面,根本立腳不住,只好且戰且退,逐漸退到長生口村邊的一個打谷場。

  八路軍乘勢追殺,等追到打谷場時,殘余的日軍剩沒幾個了。加上打谷場是個開闊地,毫無掩護,所以八路軍趕到后,素以猛打猛沖著稱的王近山立即下令強攻,絲毫不給日軍以喘息之機。這也是王近山的一貫作風。八路軍戰士向著打谷場猛投手榴彈,然后乘著爆炸的硝煙端著刺刀發起沖鋒。此時日軍已經組織不起有效的抵抗,頓時被八路軍的沖鋒沖散。不到半小時,打谷場上的日軍就基本被肅清了。此戰,日軍的一個中隊,除少數乘亂逃脫,從河溝到打谷場,一路上就有50多人被擊斃,繳獲了4匹騾馬以及一批武器彈藥。

  這一戰不僅是386旅的抗戰第一戰,也是129師的第一戰,雖然戰果不是很大,但卻打得干凈利落,暢快淋漓,使剛剛踏上抗戰戰場的129師士氣大振。這一戰,和一個月前的平型關大捷不同,首先是規模要小得多,也就是連級分隊之間的戰斗。最大的不同是在突然遭遇中,臨時就地利用地形進行伏擊,而不是預先選好的伏擊圈。

  772團在這次戰斗中表現出的戰術素養相當高:第一是行軍中警戒偵察得力,所以才搶得先機;第二是就地搶占有利地形,從行軍狀態立即轉換為伏擊,更是果斷而迅速;第三,伏擊緊接著追擊,然后又是突擊強攻,一氣呵成,環環相扣。整個戰斗過程,就是迅速而猛烈,典型的迅雷不及掩耳,根本讓對手來不及招架,可見772團頭號主力絕不是浪得虛名。

  經過這次戰斗,原先準備迂回娘子關側后的日軍只好放棄,使娘子關正面的國民黨軍第3軍曾萬鐘部免遭前后夾擊的厄運。

  再戰長生口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守,日軍在占領了山西主要城市和鐵路干線后,轉移兵力開始向山東進攻。在華北戰場,以國民黨軍為主體的正面陣地戰已經結束,轉而進入以共產黨領導的游擊戰為主體的新階段。

  1938年2月中旬,日軍華北方面軍調集3萬余人,沿平漢(今北京-漢口)、同蒲(大同-風陵渡)、道清(道口-今博愛)等鐵路線向晉南、晉西發動了大規模進攻。為了粉碎日軍對晉南的進犯,八路軍129師決定向正太鐵路(今石家莊-太原)東段井陘地區的日軍進擊,打擊進犯晉南日軍的側后。這也是八路軍在抗戰中經常采取的避其鋒芒擊其惰歸的戰術。

  2月19日,129師師長劉伯承率師部及主力部隊抵達平定縣長嶺,隨即召集386旅和385旅的干部舉行作戰會議,決定襲擊井(陘)平(定)公路上的日軍據點舊關,吸引駐井陘的日軍出來增援舊關,然后在途中設伏殲滅來援日軍。這就是八路軍游擊戰爭中最經典的圍點打援。舊關位于井陘西南,是井陘至平定公路上的日軍重要據點,所以劉伯承認為襲擊舊關,是日軍所必救的要點,一定能夠把井陘的日軍吸引出來。

  2月21日,劉伯承率129師師部進駐井陘縣呂家村,統一指揮這次作戰。具體部署是385旅769團佯攻舊關,386旅負責伏擊打援。根據師的布置,386旅陳賡旅長帶領第772團和第771團隨即趕到第一次長生口伏擊戰時的宿營地支沙口。到達支沙口經過短暫休整后,陳賡命令772團團長葉成煥率領號稱“夜老虎”的第2營前往長生口設伏。同時,陳賡派出1個連趕赴井陘縣城南關附近的山地潛伏,偵察監視井陘日軍;另外由第771團派出1個連部署在核桃園與舊關之間,隨時準備策應設伏的772團2營。

  772團團長葉成煥于22日凌晨1時率部出發,拂曉前趕到了長生口南山,選好有利地形,布下伏擊圈。

  22日凌晨4時許,負責佯攻的768團首先發起戰斗,開始猛攻舊關。當然是雷聲大雨點小,聲勢很大,但實際上不是要占領舊關,畢竟舊關日軍有著完備的防御工事,要強攻必然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另外,769團在戰斗中也刻意保留了舊關守軍與外界聯系的電話線,讓守軍能夠向外求援。

  接到舊關守軍的求救,井陘日軍果然中計,立即出動馳援。6時許,長生口附近的公路上傳來日軍援兵的汽車馬達聲,一共8輛汽車載著200多名日軍向舊關趕去。當這股日軍全部進入772團的伏擊圈后,葉成煥便下令開火。2營居高臨下,猛烈開火,日軍毫無戒備,被打了個措手不及。8輛汽車在山下的公路上,就都遭到突然襲擊,車上的日軍來不及下車就死傷一片。這支援隊的指揮官井陘南關警備隊隊長荒井豐吉少佐也在戰斗剛開始不久被擊斃,日軍就失去了統一指揮,更加混亂。2營憑借有利地形,充分發揚火力,完全壓制住日軍的火力。接著2營乘勢發起沖鋒,沖下山坡,與殘余的日軍展開了近身搏殺,這時日軍已經難以組織起抵抗,很快就崩潰了。整個伏擊戰只用了半小時就勝利結束。除了少數日軍逃回井陘外,這路日軍被擊斃130余人。另外772團炸毀日軍汽車5輛,繳獲迫擊炮2門、九二式重機槍2挺、步槍50余支以及大批武器彈藥。

  這一戰,是八路軍最經典的圍點打援戰法,第一步佯攻舊關,攻敵所必救,成功引出了井陘日軍增援。第二步才是此戰的關鍵,打援部隊占據有利地形,以大擊小,以逸待勞。而一心馳援的日軍趕路心切,自然會疏于戒備,這就落入了八路軍預有準備的伏擊圈,那么失敗的結局就毫無懸念了。

  兩次長生口之戰,具體戰法上還是有所不同,第一次從突然遭遇臨時機決斷轉為伏擊,第二次則是精心設計的圍點打援,不過在具體的伏擊中,都揚了772團疾如風,動如雷的戰斗作風,戰斗過程都很短暫,迅速而猛烈,牛刀殺雞,泰山壓頂,迅雷不及掩耳,充分體現了八路軍最典型的山地游擊戰精髓。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八路軍太岳軍區韓略村戰斗:全殲日軍“戰地參觀團”

1943年秋,我八路軍太岳部隊在臨(汾)屯(留)公路上的韓略村,一舉全殲日軍的“戰地參觀團”。這是粉碎日軍對我太岳根據地“鐵滾掃蕩”的一次決定性戰斗。

  日軍對太岳區規模最大、最為殘暴的這次“鐵滾掃蕩”,又稱為“鐵滾式三層陣地新戰法”,是日本華北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茨親自策劃的。日軍調集了第一軍的第69、第62、第37師團的共16個大隊,連同偽軍共計兩萬多人,分三線擺在100公里的正面上,妄圖以第一線兵力分路合擊,尋找我主力作戰;第二線兵力“抉剔掃蕩”,燒毀村莊、搶掠物資;第三線兵力分散“清剿”,捕捉我零散人員及小股部隊。岡村寧茨親自擔任了這次掃蕩的總指揮,又令其第一軍軍長吉本于9月28日親抵臨汾指揮,軍參謀長花谷森臨陣督戰。岡村寧茨向東京參謀本部夸口說:“這次要迫使共軍在黃河岸邊背水作戰,不降即亡!”敵東京參謀本部非常重視岡村寧茨這一“杰作”,特從各地抽調一批軍官,組成“戰地參觀團”,由少將旅團長服部直臣帶領,前來太岳前線“觀戰”。

  我太岳部隊指揮員陳賡將軍根據敵人的調動等各方面的征象,即令太岳軍區各軍分區制訂反掃蕩方案,并將主力部隊集結進行訓練、準備。軍區在下達的反掃蕩作戰基本方案中指出:基干兵團分遣1/3結合人民武裝堅持腹地游擊戰爭,主力轉至外線摧毀敵交通干線,攻取據點,配合腹地反掃蕩。

  敵人掃蕩開始的時候,正值國民黨反動派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將其進攻的主要矛頭指向陜甘寧邊區。10月中旬,我386旅第16團奉命向延安開進。部隊出發前,陳賡指示這個部隊:原則上集中行動,僅派出小部隊進行側翼活動,掩護團主力開進。戰斗中要力求速戰、速決、速離。

  16團隨即在太岳軍區二軍分區司令員王近山率領下,從長子縣東裕、西裕地區出發,向西南方向進發。這時,掃蕩的敵人已深入我腹地,正在東撲西撞,尋找我主力作戰。16團神出鬼沒,時而突然出現給敵人以猛烈殺傷,時而銷聲匿跡,無影無蹤。10月18日傍晚,16團終于跳出了敵人的封鎖,乘虛逼近敵人前敵指揮部所在地臨汾,進駐臨沂東南方向的崗頭村。19日黃昏,一股敵人尾追上來,該團又調頭北上,迎敵而去,然后又轉到敵人背后,插到臨汾東北方向,22日進抵韓略村南。

  韓略是敵人的據點,駐有日偽軍40多名,西距臨汾35華里,位于敵人掃蕩的主要交通線臨屯公路上。該村西南地形險要,公路兩側多為兩丈多的陡壁,便于我軍設伏。這一地區我黨工作基礎好,民兵也很堅強。由于韓略村離臨汾近,敵人活動很猖狂,同時也很麻痹。我軍決定在這里伏擊敵人,打擊一下它的瘋狂氣焰,減輕敵人對當地人民的危害;同時也可以牽制敵人,配合腹地反掃蕩作戰。16團即于23日下午,組織參戰的團、營、連級干部,化裝到韓略村附近詳細偵察了地形。地方黨和政府的干部,也馬上動員當地群眾和民兵協助軍隊作戰。

  24日凌晨3時,參加戰斗的4個連隊掩蔽進入伏擊區。可是,敵人遲遲未來。直到8點多鐘,望哨發來了激動人心的消息:臨汾方向公路上發現敵人!不多久,只見敵人13輛軍車(其中有3輛小汽車)卷著飛揚的塵土進入了我伏擊圈內。正當車上日軍得意忘形地談笑時,我6連突然以手榴彈、擲彈筒向敵人開火。在爆炸聲中,燃燒彈擊中了敵末尾第二輛車,堵死了車隊的退路。末尾車上沖下來十多名日軍,當即被我飛蝗般的子彈擊斃。6連班長趙振玉帶領全班戰士,從陡壁上飛奔下公路,從敵人汽車上奪下重機槍,順著公路猛掃。敵人遭此突然打擊,一時不知所措。領頭的汽車急速向前猛沖,被我9連攔住去路。這時,敵車隊前后都被卡住。4、5連的戰士們如猛虎下山,沖上公路,與敵人展開了白刃戰。在3個多小時的反復拚殺中,隨車的180多個鬼子幾乎全部見了閻王,只有鉆進一個小窯洞的3個敵人漏網。

  戰斗結束后查明,這次被殲的敵人正是日本華北派遣軍司令部組織的、專程趕到太岳區參觀“鐵滾掃蕩”的“戰地參觀團”。它的成員是日本“支那派遣軍步兵學校”的5、6中隊的軍官及其他有關軍官。其中包括少將旅團長一名,聯隊長(大佐)6名,其余都是中隊長以上軍官。

  這次勝利振奮了根據地的軍民,也極大地震撼了敵人。岡村寧茨惱羞成怒,叫嚷:“再犧牲兩個聯隊也要吃掉這股共匪!”他把擔任戰役偵察的6架飛機,全部調來追蹤16團,又從臨汾派出500日軍趕來增援;并從“清剿”部隊中抽調幾千人,兩次向韓略村合擊。這樣一來,敵人的“鐵滾式三層陣地”部署就亂了陣腳。我16團在韓略村的漂亮一戰,有力地牽制了敵人,配合了腹地的反掃蕩作戰,爾后,抽脫身來,勝利奔向延安。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結語

我們的八路軍、新四軍和一切抗日的軍隊,為打敗日本帝國主義,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流砥柱、不辱使命!



相關新聞閱讀
加拿大快乐8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