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豫湘桂會戰

"

豫湘桂會戰是日本陸軍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間于中國河南、湖南和廣西貫穿三地進行的大規模攻勢。8個月中,中國在豫湘桂戰場上損兵50-60余萬,喪失4個省會和146座城市(豫中會戰37天失38城)、7個空軍基地和36個飛機場,喪失國土20多萬平方公里,6000萬人民陷于日軍鐵蹄之下.為了本次攻勢,日軍投入了41萬名的士兵、800輛戰車和將近7萬匹馬,于2400公里的戰線發動攻擊,這也是有史以來日軍動員規模最大的一次攻勢作戰。最后日軍以2.4萬人死亡的代價成功占領美國航空隊基地,并給予中國人力與物質上極大的損失,但同時也因為兵力不足而無法擴張戰果,日后于中國戰場長期維持守勢。

豫湘桂會戰

豫湘桂會戰——戰略反攻階段的一場大潰敗

豫湘桂會戰簡介:日本侵略者最后場攻勢作戰

  豫湘桂會戰(日本稱為 Ichi-gō Sakusen“一號作戰”或“大陸打通作戰”)是日本陸軍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間于中國河南、湖南和廣西貫穿三地進行的大規模攻勢。8個月中,中國在豫湘桂戰場上損兵50-60余萬,喪失4個省會和146座城市(豫中會戰37天失38城)、7個空軍基地和36個飛機場,喪失國土20多萬平方公里,6000萬人民陷于日軍鐵蹄之下。

  “在侵華日軍已成強弩之末,中美空軍又掌握優勢制空權的情況下,國民黨軍竟發生1944年豫湘桂大潰敗,以致美軍中一些人對國民黨軍的抗戰能力產生懷疑,于是在1945年2月的雅爾塔會議上,為了使蘇聯盡早出兵打擊中國大陸上的日軍,美國羅斯福竟背著中國與斯大林達成一項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協定:允許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蘇聯保護下獨立,造成這種嚴重后果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國民黨軍豫湘桂作戰的失敗”。

  作戰目的:擊潰中國,占領并確保湘桂、粵漢及平漢鐵路南部沿線的要地,摧毀中國空軍主要基地。

  為了本次攻勢,日軍投入了41萬名的士兵、800輛戰車和將近7萬匹馬,于2400公里的戰線發動攻擊,這也是有史以來日軍動員規模最大的一次攻勢作戰。最后日軍以2.4萬人死亡的代價成功占領美國航空隊基地,并給予中國人力與物質上極大的損失,但同時也因為兵力不足而無法擴張戰果,日后于中國戰場長期維持守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會戰背景:侵華日軍在敗亡前試圖垂死掙扎

  歷史背景

  1943年,同盟國反法西斯戰爭轉入戰略反攻和進攻,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屢遭失敗,使南洋(東南亞)各地軍隊的海上交通線受到威脅。日本大本營為保持本土與南洋的聯系,決定打通從中國東北直到越南的大陸交通線,同時摧毀沿線地區的中美空軍基地,以保護本土和東海海上交通安全,遂令中國派遣軍使用累計約51萬兵力,發動打通大陸交通線的作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以共約100萬兵力進行抗擊。

  直接原因

  從1944年4月開始一直持續到年底、縱貫中國南北幾千余里的大規模豫湘桂戰役,是日本軍國主義臨死前回光返照式的最后掙扎。從1943年夏秋以后,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形勢發生轉折,中國持續抗擊日寇,牽制了日本大部陸軍兵力,在歐洲戰場,德意法西斯逐漸潰敗,日本在太平洋戰場也接連失敗,海上交通線被切斷,南洋日軍面臨被切割的困境。

為此,日本困獸猶斗,制定了從中國戰場尋求突破,企圖固守大陸以堅持長期戰爭的計劃。因此,表面看來是日本的積極進攻作戰,本質上卻是出于防御目的。

  日本自1937年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后,不僅未能速戰速決打敗中國,而且陷入中國持久戰的漩渦,只能保持點(戰略要點)和線(以交通線為主)的占領。日軍還被分割成幾塊,始終不能形成完整的戰略體,陸軍主力深陷中國不能自拔,給日軍轉用兵力于太平洋造成極大牽制,導致太平洋兵力不繼,不斷失敗。

為此,日軍企圖以打通中國大陸交通線,企圖將侵華日軍各部分貫通起來,并聯系被切斷海上交通的南洋日軍。另外,從中國大陸各個基地起飛的盟軍飛機直接轟炸日軍甚至日本本土,這意味著盟軍同時可以對日本本土日本發動大規模空襲,這使日本異常恐懼,打掉在中國的空軍基地,也是日本加速推行豫湘桂戰役的直接原因。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戰役時間和經過:日軍試圖打通陸上交通線

  1944年4至12月日本侵略軍為挽救東南亞地區日軍孤立,摧毀美國在華空軍基地,打通華北到華南以至印度支那的大陸交通線而發動的一次大規模戰略進攻。1943年,為摧毀美國在中國大陸的空軍基地,阻止美軍對日本本土的轟炸,日本決定發動豫湘桂戰役,企圖打通平漢、粵漢、湘桂鐵路,掌握一條陸上交通線。日軍從本土及中國東北調集了各兵種部隊總計約51萬,是中日戰爭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進攻戰。戰役的第一階段河南會戰,日軍出動了約15萬兵力,國民黨軍集中了35—40萬兵力。日軍在4、5月間先后攻陷鄭州、洛陽等地。日軍攻占洛陽的同一天,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畑俊六將設在南京的前進指揮所推進到漢口,開始了戰役主要階段的湘桂作戰。

  日軍以13個師團為基干,總共投入36萬余兵力;中國方面投入了130多萬兵力。日軍6月攻陷長沙。1944年6月26日日軍占領衡陽機場,并包圍衡陽。中國政府調集各路援軍增援,但未能突入包圍圈。4萬守軍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反復同日軍展開了激烈的爭奪戰,使日軍受到重大傷亡,終因敵我力量懸殊和守軍兵疲糧缺,陣地被日軍突破,8月8日放棄衡陽。隨后,日軍從湖南、廣東及越南3個方面向廣西進攻,開始了桂柳作戰。11月,日軍陷桂林、柳州。12月2日占領獨山。國民政府因之震動,被迫集中一切可用之兵力投入貴州作戰,8日收復獨山,迫使日軍后退到河池。12月,日軍打通了從華北到華南以至印支的通道。

  在短短的8個月中,國民黨軍隊在豫湘桂戰場上損兵50萬人,喪失擁有146座大小城市、6000萬人口的20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失去空軍基地7個、飛機場36個 。日軍在付出重大代價之后,雖然打通了大陸交通線,但始終也沒能全線通車。

  豫中會戰

  1944年4月,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第12集團軍共5個師又3個旅、1個飛行團(飛機168架)、第1集團軍和方面軍直屬部隊各一部,共14.8萬余人,在第11、第13集團軍各一部配合下,以攻占平漢鐵路(北京一漢口)南段為目標,向鄭縣(鄭州)、洛陽地區發動進攻。中國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指揮8個集團軍1個兵團共17個軍約40萬人,在第八戰區和空軍(飛機156架)各一部支援下,以第28集團軍依托黃河南岸既設河防陣地抗擊日軍;第4集團軍在河南汜水縣(今并入滎陽)、密縣(今新密)間山區構成防御地帶,進行堅守防御;第31集團軍集結于禹縣(今禹州)、襄城、臨汝(今汝州)地區,待機殲敵。18日,日軍第37師配屬獨立混成第7旅從中牟新黃河(今賈魯河)東岸向第28集團軍暫編第15軍河防陣地發起攻擊。19日,日軍第110、第62師由鄭州黃河鐵橋南端向第28集團軍第85軍邙山頭陣地發起攻擊。突破陣地后,至23日相繼攻陷鄭州、新鄭、尉氏、汜水、密縣。25日,日軍第13集團軍以2個旅由安徽正陽關、鳳臺攻向阜陽,作出向河南漯河進攻態勢,以牽制豫東守軍,打通平漢鐵路后撤回。30日,日軍第12集團軍以3個師又2個旅向許昌發起攻擊。守城的新編第29師抗擊至5月1日失守。日軍第12集團軍旋以一部沿平漢鐵路南進,主力轉向西進,尋找第一戰區主力決戰。第31、第4集團軍予日軍以打擊后,于5、6日分別撤往伏牛山、韓城。至9日,西進日軍攻抵龍門附近。隨即以一部進逼洛陽,大部向伊河、洛河河谷進攻。

  同日,由許昌南進之日軍第27師,與由信陽附近北上之第11集團軍宮下兵團(相當于旅)在確山會師,打通平漢鐵路南段。同日晚,日軍第1集團軍以8個營從山西垣曲(今古城鎮)強渡黃河,攻占河南英豪、澠池后,沿隴海鐵路(蘭州-連云港)東西分進。至14日,與西進日軍擊退第36集團軍和劉戡兵團,包圍洛陽。18日,日軍菊兵團(第63師一部)攻擊洛陽,守軍第15軍配屬第94師依托城防工程,頑強抗擊一晝夜,使敵攻擊受挫。華北方面軍令第12集團軍司令官指揮第110師一部、坦克第3師主力、騎兵第4旅和菊兵團攻擊洛陽。守軍孤軍奮戰至25日分路突圍,洛陽失守。在日軍第12集團軍主力西進后,第五戰區第55軍、第十戰區豫南挺進軍等部,向平漢鐵路南段實施襲擊,一度收復確山、漯河等地,以牽制日軍。1944年6月2日,第一戰區主力、第八戰區一部發起反擊,戰至中旬,將日軍逐至陜縣、洛寧、嵩縣、魯山一線,雙方對峙,會戰結束。

豫湘桂戰役結果:國軍蒙受巨大損失失去大片領土

  豫湘桂戰役持續近8個月,國民黨軍軍隊損失兵力50-60萬(21世紀又出現報告文學加到70萬),丟棄了河南、湖南、廣西、廣東、福建、貴州等省的大部或一部,使20余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淪喪敵手,6000余萬同胞處于日軍鐵蹄蹂躪之下。在這次大潰敗中,中國人民生命財產所受的損失是無法統計的。日本軍部內部統計的損失(二戰日本體制沒有向國民公布某戰役整體死亡統計的做法)為戰死11742人。但是餓死病死也有至少同樣數量,這還是只計算到11月下旬的因此是不完全的(《戰爭與營養》與《餓死的英靈》記錄有病員六萬六千,而一處醫院里收容的患者六千多人死亡二午二百多,死亡率為37%),因此至少2.4萬日軍死亡,加上傷病共十萬。。

  而中國方面,河南損失88家工廠;湘桂粵3省的工廠占大后方工廠的三分之一,全部落入敵手;湖南著名的鎢、銻等重要戰略物資,全被日軍攫奪;豫湘桂是重要農業地區,也被日軍掌握。日軍所到之處殘暴地燒殺搶掠,僅萍鄉一地,被殺害者1.9萬余人,被虜者2萬余人,婦女被侮辱者6000余人,房屋被毀700余間,農具被毀值4700余萬元,米谷被劫5萬余擔,棉花被劫9500余擔。戰爭中幾十萬難民顛沛流離,每天數百人死于疾病凍餓。

  豫湘桂戰役的大潰退是抗戰以來國民黨正面戰場的第二次大潰退,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由于戰略指導失誤,戰役指揮失當,加之國民黨政府長期執行避戰、觀戰政策,致使豫、湘、桂大片國土被占,空軍基地、場站被毀。使部隊大部喪失抵抗信心和戰斗力其軍事上的潰敗,也是其政治上腐敗的表現。日軍盡管達成作戰企圖,卻無力保障大陸交通線暢通,也未能阻擋美機空襲日本本土。由于分散了兵力,為國民黨軍隊反攻提供了條件。

  重慶國民政府在日軍一號作戰中連番受挫失地的情形,極大程度地損害了美國對中國(尤其是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的觀感;史迪威與蔣間在此役之前即惡化的關系更因此達到臨界點,史迪威以此役中國軍拙劣的表現與轄下印度藍迦滇緬遠征軍的精強做對比,直指蔣政權腐化無能是導致戰爭延長之主因,甚至進而主張由其取代蔣擔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而蔣也幾近憤怒地要求美方撤換史迪威。

  這場中美指揮權的沖突最后以美方退讓,在1944年底美國總統羅斯福被迫撤換史迪威告終,但美國政府及民間對中國國民黨政府的印象已轉趨不信任與輕視,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戰后國共內戰的結果 。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會戰對抗戰的影響:日軍失去繼續進攻能力

  豫湘桂會戰(日本稱為 Ichi-gō Sakusen“一號作戰”或“大陸打通作戰”)是日本陸軍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間于中國河南、湖南和廣西貫穿三地進行的大規模攻勢。8個月中,中國在豫湘桂戰場上損兵50-60余萬,喪失4個省會和146座城市(豫中會戰37天失38城)、7個空軍基地和36個飛機場,喪失國土20多萬平方公里,6000萬人民陷于日軍鐵蹄之下。

  “在侵華日軍已成強弩之末,中美空軍又掌握優勢制空權的情況下,國民黨軍竟發生1944年豫湘桂大潰敗,以致美軍中一些人對國民黨軍的抗戰能力產生懷疑,于是在1945年2月的雅爾塔會議上,為了使蘇聯盡早出兵打擊中國大陸上的日軍,美國羅斯福竟背著中國與斯大林達成一項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協定:允許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蘇聯保護下獨立,造成這種嚴重后果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國民黨軍豫湘桂作戰的失敗”。

  抗戰后期的國民黨戰場在牽制、打擊日軍,并最終打敗日本侵略者的過程中發揮了重大作用。

  挫敗了日軍的戰略企圖。以豫湘桂戰役為例,不僅沒有在實質上達到其戰略目的,且大大增加了侵華日軍自身的困難。

  支援、配合了敵后戰場。中共領導的敵后抗日根據地發展所以迅速,其中原因,有一點就是由于1943年至1944年日軍的主要攻擊目標指向國民黨戰場,特別是日軍1944年春夏實施的“一號作戰”,集中了侵華日軍(中國派遣軍)80萬的2/3于國民黨戰場,大大減輕了華北、華中共產黨抗日根據地的壓力。 徐江虹則認為,對中日兩國來說,1944年戰局的發展給雙方都帶來了至關重大的影響,是抗日戰爭偉大轉折的一年,這個轉折以日本侵略軍發動的豫湘桂會戰及其影響為標志。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會戰評價:日軍潰敗前的一次回光返照

  總體評價

  豫湘桂戰役是日軍在潰敗前夕一次回光返照式的掙扎。在短短的8個月中,國民黨軍在戰場上損兵50萬人,喪失國土20多萬平方公里,丟掉城市146座,失去空軍基地7個、飛機場36個,人民生命財產損失更是不計其數,使6000萬同胞淪于日帝鐵蹄之下。這次戰役充分暴露了國民黨統治的日益腐朽,引起了人民的強烈不滿。而且,在這次抗戰中規模最大的進攻戰役中,日寇在付出了沉重的傷亡之后,使得國民黨軍隊一潰千里,搗毀了數十個國軍機場,占領了上百個城市,湘桂粵三省占當時大后方工業1/3的工廠也盡入敵手,打通了印度支那與華南。這場戰役,看上去日軍達成全部的作戰目標,但事實上,日軍兵力比戰役之前更加分散,為敵后活動創造了更大空間;美軍此時占領了馬里亞納群島,美國陸軍航空兵擁有了更好的轟炸日本本土的基地,使得占領中國機場的行動完全失去了意義;最諷刺的是,打通了大陸交通線,但到日寇投降的時候所謂大陸交通線也沒能通車。綜上所說,這次戰役雖然以日軍取勝而告終,但大陸交通線作戰在戰略上其實沒有達到預期目標,反而加速了日本的戰敗。

  書面評價

  這段經過,國防科技大學副校長、人大常委黃玉章中將主編的《中國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作戰記》(江蘇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一版)第1372頁上面說:

  “在侵華日軍已成強弩之末,中美空軍又完全掌握制空權的情況下,國民黨軍竟發生如此慘重的失敗(指國民黨1944年豫湘桂大潰敗),以致美軍中一些人對國民黨軍的抗戰能力產生懷疑,甚至不正確地估計日軍可能長期占領中國。1945年1月,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建議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1882~1945)要求“俄國在它能力范圍內盡早參加進攻日本”,以減輕美國的負擔,于是在2月的雅爾塔會議上,為了使蘇聯盡早出兵打擊中國大陸上的日軍,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竟背著中國與蘇聯大元帥斯大林達成一項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和民族利益的秘密協定:允許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外蒙古)在蘇聯保護下獨立,恢復帝俄時代在中國東北取得的殖民特權,如租借旅順口軍港,中蘇共有東北鐵路主權以及在東北“優先利益”等等。造成這種嚴重后果的根本原因,固然是美英等國的大國強權政治,但直接原因是由于國民黨軍湘、桂作戰的失敗”。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會戰日軍傷亡探究:病死者是戰死的兩倍多

  早年曾參加侵華戰爭,其學問的原點就是在中國戰場上對悲慘戰爭的體驗以及對于侵華戰爭的深刻反省。

  本書根據其4年軍旅生活中的親身經歷所寫成。

  比什么都困難的是糧食補給的問題。因此,我在中隊里專門編成了征發糧食的小分隊。歷經戰亂的茶陵周邊地區早已是家徒四壁,寸草難生,什么食品都沒有,所以我只能派小分隊到更遠的中國軍隊較少出現的黃石鋪一帶去尋找。依據中隊長的命令而組成的征發小分隊,至少還是有組織地進行征發,而不是違反軍紀的掠奪。就像我在前邊已經說過的那樣,按照日軍的規定,征發物資必須是高級指揮官(師團長)命令經理部長,由各部隊分別實施。如果是各部隊自行實施的話,必須由高級指揮官指定出一定范圍的地區,組成的征發隊必須由軍官擔任指揮官,對于征發的物資必須給予補償,或者是為日后進行補償而開具票據或證明。除此之外違反規定的征發行為,就不是征發,而是掠奪。但是,上述日軍的規定并沒有被各部隊嚴格遵守,很多軍官甚至連是否有這個規定的存在都不清楚。所以,日軍的所謂征發物資,只不過是以“征發”為名進行的掠奪罷了。

  像這樣長時間、大規模的作戰行動,因為完全沒有糧食的供給,所以雖說是不許掠奪,但實際上完全是難以實現的要求。為了不使第一線作戰的部隊因為饑餓而導致死亡,日軍各部隊就必然會千方百計地掠奪。確實,掠奪是惡劣的行為,但其責任可以說應該由無視補給問題而制定作戰計劃的軍部的上層來承擔。一號作戰動員了50萬日軍進行縱貫中國大陸的作戰,在這一作戰期間,日軍所到之處實際上都進行了反復多次的掠奪。

  當時,我們第三中隊的征發小隊前往的黃石鋪,位于茶陵與攸縣的中間,就是我們第三中隊前來茶陵的時候盡量避免經過的鄉鎮。征發隊派出去以后,到傍晚時分牽回來四五頭牛,當地居民早在征發隊到來之前就已經逃得無影無蹤了。那些牛在征發隊到達之時都放牧在山坡上,因為不想再往遠處走,就輕而易舉地抓住了那些牛。無論如何,因為抓了這些牛,使我們部隊嘗到了久違了的牛肉,補充了動物性蛋白。

  從我們第三中隊發動夜間突襲獲得成功以后,接下來就防守剛剛奪取的陣地,進行了十天的陣地防衛戰,中隊里出現了以兩名小隊長為首的五十多人的死傷者,還有約三十人的戰場病患者被送到了后方醫院,戰斗減員幾乎達到了一半。我們第三中隊的傷亡比其他中隊還要多,是參加一號作戰以來第一次蒙受如此重大的損失。特別是還繼續留在中隊里的官兵也都無一例外地因為營養失調、體力下降而變成了“老弱病殘”者。

  另外,我想根據戰后得到的資料來分析一下,打通大陸交通線作戰期間因戰斗而死亡者與因戰場患病而死亡者的比例問題。輕視補給的作戰計劃,兵站線的斷絕,美國空軍的妨礙等一系列原因,使得一號作戰期間的補給,尤其是糧食的供給極其不充分。因此,日軍中陷于營養失調的人員非常多,其特點是因戰爭營養失調病癥而死亡的人員達到了大多數。根據在野戰醫院所統計的病死者的死亡原因的順序,第一是痢疾,第二是戰爭營養失調病癥,第三是瘧疾,第四是腳氣,即使是痢疾、瘧疾,很多人也是因為戰爭營養失調病癥而導致抵抗力衰竭而最終死亡的。據長尾五一軍醫所著《戰爭與營養》一書所說,如果體諒戰死者家屬的心情,作為軍醫很難提出戰爭營養失調病癥的病名,但實際上,在戰場上生病而死的大部分人都被認為是由于患了戰爭營養失調病癥。而且,日軍這樣的作戰還有一個特征,就是作戰受傷的人很多也是死在了野戰醫院里。其原因很多還是因為對野戰醫院的補給不充分,使傷病員們患上了戰爭營養失調病癥,抵抗力下降而導致死亡。

  關于在戰爭期間的戰死者、戰傷死者、戰病死者的比率,可以看一看我們部隊的《中國駐屯步兵第三聯隊作戰日志》,那里面有如下記載:

  “從1944年開始到戰敗回國為止的打通大陸交通線的作戰期間,聯隊的死亡者人數為1647名,其中作戰死亡者509名,占31%,作戰受傷死亡者84名,占5%,戰場患病死者1038名,占63%,其他(包括意外死亡和死因不明)16名,占1%。也就是說,戰場患病死者是作戰死亡者的2倍有余。”另外,雖然我作為中隊長為了不使中隊出現戰場患病死者而竭盡全力,但是,我們第三中隊仍然有作戰死亡者36名,占死亡總數的47%,作戰受傷死亡者6名,占8%,戰場患病死亡者35名,占45%。

  跟瓜塔爾卡納爾島和新幾內亞島的情況不一樣,在人煙稠密、物產豐富的中國戰場,一般都以為不會發生日軍士兵被餓死的事件。但是,打通大陸交通線作戰的實際情況卻是,由于補給斷絕,給養惡化,在日軍里發生了大量的戰爭營養失調病癥,出現了很多的因戰場患病而致死的官兵,也就是廣義上的餓死者。

豫湘桂會戰的一場關鍵戰斗:方先覺孤軍守衛衡陽

1944年初,日本為打通大陸交通線,挽救孤懸南洋的日軍,糾集侵華日軍主力,發動了“一號作戰”,中方稱為豫湘桂戰役。衡陽保衛戰是豫湘桂戰役中最慘烈的一役。

1944年6月,日軍動用11萬余人的兵力分三路南進,直撲軍事要沖衡陽。中方第十軍1.8萬人在方先覺軍長指揮下守衛衡陽。從6月21至8月8日,在裝備不足、援軍不至、糧彈不繼的情況下,中國守城官兵僅憑粗陋野戰工事,孤軍奮戰,抗擊日軍波浪式的沖鋒圍攻,以血肉之軀阻止敵軍進攻。衡陽保衛戰歷時長達48晝夜,以守軍彈盡援絕、傷亡殆盡而慘烈告終。

衡陽保衛戰阻擋了日軍的兇猛進攻,成功粉碎了日軍企圖3天拿下衡陽城、7天打通西南大陸交通線的迷夢,牽制了日軍打通大陸交通線的兵力,為中方調整戰略部署贏得了有利戰機。此役,中方傷亡1.5萬余人(其中陣亡7600多人),日軍則傷亡多達6萬之眾(其中被殲19000多人)。日方在戰役中的損失及其影響,直接導致了首相東條英機的下臺。

衡陽保衛戰不但是中華民族抗日戰爭中的重要戰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以寡敵眾的典型戰例,被西方媒體譽為“東方的莫斯科保衛戰”。日軍圍攻衡陽,中國軍隊馳援雨母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會戰的定義: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抗戰的走勢

  豫湘桂戰役是中國抗日戰爭中最大的一次軍事失敗。1944年4月開始,至12月結束,在8個月的時間里,中國喪失了百余座城市和6000余萬人口的大片國土;損失了廠礦總數的三分之一;丟掉了年產糧1.2億石的重要糧區;在作戰中,中國官兵傷亡50萬人,喪失空軍基地7個,機場36個;日軍以傷亡7萬人的代價打通了南北大陸交通線,并將國民黨統治區東西分割開來。

  生在河南、湖南、廣西的豫湘桂戰役,是中國抗日戰爭中最大的一次軍事失敗。1944年4月開始,至12月結束,在8個月的時間里,中國喪失了百余座城市和6000余萬人口的大片國土;損失了廠礦總數的三分之一;丟掉了年產糧1.2億石的重要糧區;在作戰中,中國官兵傷亡50萬人,喪失空軍基地7個,機場36個;日軍以傷亡7萬人的代價打通了南北大陸交通線,并將國民黨統治區東西分割開來。這種結局,暴露了中國正面戰場抗戰的弱點。無怪蔣介石在戰役后悲哀地說:“1944年對中國來說是在長期戰爭中最壞的一年”,“我今年58歲了,自省我平生受到的恥辱,以今年為最大”。

  顯然,國民黨并沒有諱言豫湘桂戰役失敗對中國抗日戰爭造成的消極影響。不僅當時國內輿論發出一片譴責,美國盟軍也表示了極大不滿。以至于有人提出,美國在雅爾塔會議出賣中國利益來換取蘇聯早日出兵中國東北,就是因為豫湘桂戰役的失敗使其懷疑國民黨的抗戰能力。還有一種說法,認為豫湘桂戰役失敗大量消耗了國民黨軍隊,卻為共產黨軍隊在敵后發展創造了空前的條件,兩相比較,這也是后來中共在內戰中很快取得優勢的一個重要原因。這些觀點是否合理,已經不能單純地以戰役視角和軍事視角來判斷了。

  首先來看戰役與戰爭的關系。戰爭的勝負是由無數個局部戰役較量來決定的,而不同的局部戰役之間又有著很大的關聯性。這里所說的局部戰役還可以擴大理解為,中國戰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一個局部戰場。豫湘桂戰役正是在這樣的關聯性中發生的。1943年,日本在太平洋戰場接連失利,海洋交通線岌岌可危,南洋軍隊補給幾近中斷,為彌補海洋運輸不足,日本于1944年開始實施“一號作戰”計劃,以打通中國華北、華中、華南至越南、泰國的大陸交通線為作戰目標。為此,日軍動用了51萬兵力,遠遠超過武漢會戰時的35萬兵力,并再次進行國內動員。如前所述,日本最終實現了作戰目標。但是,日本雖然打通了大陸交通線,卻因戰線延長和兵力分散而無法有效地利用大陸交通線。而戰役與戰爭的關聯性更表現在豫湘桂戰役進行的同時,中國軍隊已經在緬北和滇西向日軍發起了反攻作戰。緬北、滇西戰役從1943年10月開始至1945年3月結束,進行了17個月,中國軍隊解放了緬北大小城鎮50余座,收復云南西部失地83000平方公里,擊斃日軍48000余人,并且成功地打通了中國與盟國間的陸上交通線。如果說豫湘桂戰役的失敗確實引起了國內外輿論的譴責,那么緬北、滇西戰役的勝利卻給國民黨軍隊爭來了臉面。前者,招致了包括羅斯福總統的非議;后者獲得了盟軍的極大贊賞。曾任中國駐印軍總指揮的史迪威評價說:“中國軍隊是極好的。”1944年11月的美國《皇冠》雜志發表一位記者的述評說,緬北戰斗“表現出中國軍隊忍受無限艱難的偉大,世界上任何軍隊都望塵莫及”。

  豫湘桂戰役和緬北、滇西戰役雖然是在遠隔千萬里的不同地域進行的,但卻是在同一個戰爭和同一個時間段共同進行的,都與戰爭的進程密切關連。當然,戰役對于戰爭的影響存在著消極與積極的顯著區別,但僅以褒貶之詞來判斷美國在雅爾塔會議對華政策轉換的原因,卻不盡合理。事實上,雅爾塔會議對于中國利益的出賣,不僅關系到換取蘇聯早日出兵中國,也關系到歐洲戰場英美盟國與蘇聯的合作,甚至關系到戰后美蘇力量的相互制衡。因此,即使沒有豫湘桂戰役的失敗,在本國利益優先的原則下,強國犧牲弱國的交易也要進行下去。

  其次來看軍事與政治的關系。豫湘桂戰役的慘敗,有軍事上的原因,也有政治上的原因,更多的時候,兩種原因是糾合在一起的。

  先從軍事上來看。現在很多臺灣學者認為戰役失利的重要原因是當時精銳部隊用于緬北、滇西,造成了中原戰場兵力不足。而實際上,在豫湘桂戰役范圍內的國軍兵力約250萬人,是日軍用于“一號作戰”兵力的5倍,盡管武器裝備與官兵素質大大低于緬北、滇西的國軍,但如果指揮得當,奮力抗敵,豫湘桂戰役也不至于敗得這樣快和這樣慘。首先,在大戰之前,國民黨最高指揮層雖然發現了日軍的異動,卻沒有意識到大戰的來臨,直到豫中戰斗開始后,才意識到日軍的戰略用意。其次,在指揮方面,無論是最高當局與下屬部隊,還是各作戰部隊之間,都呈現不協調的情況。如日軍南進后在皖鄂等地兵力單薄且分散,最高指揮當局并沒有利用機會命令當地中國軍隊出擊以干擾日軍的作戰部署。又如衡陽保衛戰是湖南會戰最大的一次戰役,守軍付出了巨大犧牲抗敵40余天,卻遲遲得不到友軍的支援,最終喪失了里應外合的殲敵時機,湖南很快淪陷。而指揮的失當也嚴重地影響了官兵士氣,如廣西作戰,日軍在中美空軍的不斷襲擊之下居然能以每天30公里的速度向前推進,不僅占領了廣西,還打到了貴州獨山。《掃蕩報》記者評論說:“獨山失守,表現了軍方的無能”,“敵軍尚在數十華里之外,我軍已倉惶逃走”。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向羅斯福總統的報告也認為,中國所處的嚴重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軍方處置不當和玩忽而造成的。

  再從政治上來看。上述軍事指揮的錯誤,有些是不合常理的。如作戰部署和兵力配置,本來國民黨可以調動更多部隊抵御日軍進攻,但為了“預防共黨擾亂后方”,很多兵力卻用來監視八路軍了。最為明顯的例子是,當日軍開始進攻湖南的時候,軍事委員會討論作戰計劃,是把預防日軍和預防中共并列為兩個議題。有人統計,國民黨軍對付日軍與監視中共的兵力之比大約為七比一。對此,美英盟國也大為不滿,指責國民黨以數十萬部隊監視中共而影響了對日作戰,認為除非中國的一切力量,包括正在對付中共的軍隊在內,都用來對日作戰,中國在戰爭結束前是不可能起什么作用的。眾所周知,國民黨和共產黨確實有著不同的政治訴求,但是,抗日戰爭并不是任何一個黨派的反侵略戰爭,如果把黨派利益放在首位,顯然會傷害到民族的整體利益。當然,在抗日戰爭時期,共產黨也沒有諱言發展壯大自己,“放手發動群眾,壯大人民力量”是這一時期中共的重要目標之一,因為只有壯大人民力量,才能打敗日本侵略者。與此形成對照的是,豫湘桂戰役顯示了國民黨并沒有意識到民心的作用。蔣介石在戰役后哀嘆,“我們的軍隊沿途被民眾包圍襲擊,而且繳械!”這是為什么呢?他檢討了原因,這就是“部隊里面軍紀的敗壞,可以說到了極點!在撤退的時候,若干部隊的官兵到處騷擾,甚至于奸淫擄掠,弄得民不聊生”!而極具諷刺的事情是,在國軍被襲的同時,居然有民眾為日軍運輸物資。這樣的仗,失敗也就成了必然。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豫湘桂會戰證偽:八路軍對于有效牽制了華北日軍

  最厚顏無恥的謊言——華北八路軍坐視日軍南下,日軍得以放心行動,可見八路軍對日軍毫無牽制作用,所以應對國民黨的豫湘桂大潰敗負責

  這個謊言的表現主要來自鄭浪平那本奇葩言論層出不窮的《不朽的光榮——第二次中日戰爭史》。國民黨粉絲是可憐的,他們竟然找不到幾本像樣的資料來為他們可憐的偶像貼金。這本書口口聲聲“寫作本書的動機就是要完全忠于歷史的事實”,口口聲聲“歷史的真相是不容扭曲”(語均出自29章)。可是作者本人甚至都懶得掩飾它袒護國民黨貶抑共產黨的動機。

  該書在第三十四章《日軍孤注一擲的瘋狂反撲》中這樣說(所以大家看清楚了,以后凡是看到有這段話的帖子就知道該帖子是從哪里來的了。當然也就說明發貼人自認與鄭浪平同樣弱智并存有偏見):

  “在華北戰場上,假如當時八路軍不是因為政治原因,對于華軍采取見死不救的策略,以共軍當時在華北的實力,可以發動好幾個百團大戰,全面切斷日軍的補給線,那么日軍很難在華北平原上,進行快速與飄忽的攻擊行動。因為這時候的延安與重慶,幾乎已經進入全面的政治斗爭狀態。為了提防八路軍對國軍發動攻擊,重慶方面以二十一個師的部隊,在陜西中北部地區布防,一部分的任務就是盯著延安。此時的八路軍,則擁有六十萬行動敏捷、作戰驃悍的游擊部隊,竟然是坐視日軍對中國從北到南、全方位的攻勢。事實上,當時的共軍若是全力出(13除了十四航空隊的一五〇架戰機外,美空軍并沒有面臨其它緊急、特殊的狀況,卻奉命只可袖手旁觀,不準支持危急的華軍戰線。沒有任何道理可以為史迪威辯解的。)戰,可以讓抽調一空的日軍,在華北全面的癱瘓。如果要抗日,這絕對是戰略上的打法。但八路軍卻除了收編華軍殘兵,與擴大地盤之外,沒有果決全力的出擊。在日軍一號作戰的攻勢期間,八路軍樂為缺席的旁觀者,是造成中國抗日戰爭歷史悲劇收場的最大原因之一。”

  這段話后來被添油加醋地進行描繪,說日軍南下進行河南作戰是非常放心的,京漢鐵路從未受到威脅。一而在再而三暴露國民黨粉絲撒謊的肆無忌憚。

  真的“在日軍一號作戰的攻勢期間,八路軍樂為缺席的旁觀者”嗎?

  下面這些文字均來自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編寫的《華北治安戰》,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下冊第五章第一節

  “中共方面表面上雖未進行大規模的武裝反攻,但地下活動日益活躍,使我方警備增加了很大困難。視察過京漢作戰現場的參謀次長秦彥三郎中將,曾向大本營提出報告稱:‘作戰期間,原來占領地區的治安急劇惡化。’

  山東半島治安惡化,對于青島—菜陽—棲霞—芝罘路線的確保也很困難。10月中旬要地棲霞也放棄了。

  ……京漢作戰一開始,共軍同時開始擾亂后方,特別是西面的龐炳勛軍,被壓到輝縣、湯陰縣西部,使京漢路經常受到威脅。

  隴海路以南重慶軍很少積極活動,張嵐峰軍得以確保該地治安。但京漢路以西地區,共軍勢力強大。日軍駐林縣警備隊撤回后,該方面的龐炳勛、孫殿英軍受到壓擠,擔當濮陽方面的孫良誠軍也逐漸被蠶食后退。

  京漢作戰時,最初預定只以部分兵力參加,但為了攻占洛陽,(63)師團長急速率領第六十七旅團主力前往指揮菊兵團。在此期間留守地區治安急劇惡化,駐北京附近的分屯部隊也遭襲擊,并不斷發生炸毀鐵路,向我城內后勤諸設施投彈,以及中國方面的武裝團體叛變、被綁架和逃亡等事件。

  方面軍占領洛陽后,鑒于該地附近治安迅速好轉而北京方面治安惡化的情況,遂于5月27日,解散洛陽的菊兵團,命第六十三師團各部隊返回原地。

  當時,中共趁京漢作戰日軍兵力集中和轉移的空隙,企圖擴大勢力,其秘密活動仍極頑強,尤其是冀東、冀中地區,各種活動都很激烈。

  由于精銳兵團的調出,警備更迭頻繁,密度降低,太岳軍區的共軍大有顯著擴張之勢。”

  這就是鄭浪平之流拼命鼓吹的“日軍一號作戰的攻勢期間,八路軍樂為缺席的旁觀者”。

  看清楚了,這是日本的戰史,不是共產黨的(按照共產黨的官方戰史,豫湘桂作戰期間,恰好是解放區“局部反攻”期間。此期間共軍控制的地盤迅速增大,其發展速度之快是此前兩年望塵莫及的。你們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但是共產黨的史書你們當然是不買賬的,所以我也不細引了,你們有興趣自己去查)。從上面我們清楚地看到這樣的原話“京漢作戰一開始,共軍同時開始擾亂后方”。京漢作戰(即豫中會戰)期間,八路軍非但不是“坐視”日軍南下。恰恰相反,八路軍活動越來越積極,連日軍都不得不承認“作戰期間,原來占領地區的治安急劇惡化”,“京漢路經常受到威脅”。八路軍活動得劇烈,甚至逼迫有些出擊的部隊(如63師團各部隊)不得不迅速返回原地以解燃眉之急。反倒是“隴海路以南重慶軍很少積極活動”!究竟誰“樂為缺席的旁觀者”?

  而今天某些沒良心的國民黨歷史學家和國民黨粉絲,竟然能厚顏無恥到對這種起碼的事實視而不見,熟視無睹,睜著眼睛說瞎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結語

豫湘桂戰役是日軍在潰敗前夕一次回光返照式的掙扎。在短短的8個月中,國民黨軍在戰場上損兵50萬人,喪失國土20多萬平方公里,丟掉城市146座,失去空軍基地7個、飛機場36個,人民生命財產損失更是不計其數,使6000萬同胞淪于日帝鐵蹄之下。這次戰役充分暴露了國民黨統治的日益腐朽,引起了人民的強烈不滿。



相關新聞閱讀
加拿大快乐8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