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土嶺戰斗

"

八路軍與日軍在雁宿崖與黃土嶺的一次戰斗。從1939年11月3日開始,7日結束。戰斗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在雁宿崖地區展開,八路軍共殲滅日軍600余人;第二階段在黃土嶺地區展開,共殲滅日軍900余人,擊斃了日軍精銳獨立混成旅中將阿部規秀。黃土嶺戰斗是八路軍繼平型關大捷后的又一次重大勝利。阿部規秀是八路軍在抗日戰場上擊斃的日軍最高將領,在日本朝野引起巨大震動,極大地振奮和鼓舞了中國軍民的抗日信心。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哀嘆:“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而阿部規秀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軍隊僅有兩個戰地擊斃的中將級軍官(另一位是酒井直次)

黃土嶺戰斗

黃土嶺戰斗——八路軍戰地擊斃日軍中將

黃土嶺戰斗簡介:八路軍晉察冀軍區成功設伏殲敵

  八路軍與日軍在雁宿崖與黃土嶺的一次戰斗。從1939年11月3日開始,7日結束。戰斗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在雁宿崖地區展開,八路軍共殲滅日軍600余人;第二階段在黃土嶺地區展開,共殲滅日軍900余人,擊斃了日軍精銳獨立混成旅中將阿部規秀。黃土嶺戰斗是八路軍繼平型關大捷后的又一次重大勝利。阿部規秀是八路軍在抗日戰場上擊斃的日軍最高將領,在日本朝野引起巨大震動,極大地振奮和鼓舞了中國軍民的抗日信心。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哀嘆:“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

  黃土嶺戰斗: 日軍1939年秋季“掃蕩”晉察冀失敗后,一心想尋機報復,11月4日凌晨,敵獨立混成第二旅團旅團長阿部規秀中將親率1500余人,分三個梯隊,再次由淶源向第一軍分區腹地雁宿崖、銀坊、營頭撲來。

  軍區司令員聶榮臻決心利用敵人求戰心切的心理和孤軍深入的有利時機,以第一、三分區部隊和一二○師特務團等部,在地方武裝和廣大民兵配合下,集中力量再殲出犯之敵。當日,敵第一梯隊分別進占三岔口、上下臺、雁宿崖。5日,敵主力進至西流水、張家墳、北壇一帶。八路軍以一部與日軍保持接觸,監視和襲擾敵人,并派出兩個連誘敵向東,以選擇有利地形加以殲滅。七一五團、二十五團及游擊支隊各一部前出淶源城東、城西、城南襲擾迷惑日軍。

 

  阿部規秀在我八路軍的誘惑下,果然兵分兩路,向司格莊、黃土嶺攻擊東進,第一分區司令員楊成武見敵已上鉤東犯,乃決心利用黃土嶺以東寨頭村至上莊子一線中的狹谷地帶設伏殲敵。7日上午,阿部規秀率部冒雨向上莊子、寨頭方向邊偵察、邊交替掩護前進,以避開八路軍主力,繞道返回淶源城。

  但卻始終未能發現兩側高地上的數千名伏兵。當其后尾離開黃土嶺,先頭部隊到達寨頭村附近時,設伏部隊突然發起攻擊,敵人向一條長蛇,首尾不能相顧,死傷過半。在戰斗激烈進行中,我八路軍指揮員突然在望遠鏡中發現,有腰掛戰刀的敵軍指揮官活動,便命炮兵連迅速調整方向,朝市面上指揮官猛轟,旅團長阿部規秀就這樣在山谷之中斃命。

  8日晨,被圍日軍在敵機掩護下突圍,八路軍再次給突圍之敵以殺傷。黃土嶺戰斗殲敵900余人,繳獲大量軍用物資,擊斃了曾受天皇獎賞的中將指揮官,在中國人民抗戰史上是第一次,為此舉國慶賀。而敵人則痛心疾首,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哀嘆:“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

黃土嶺戰斗起因:八路軍雁宿崖重創日軍一個大隊

  1939年11月,在抗日戰爭北岳區反掃蕩戰役中,中國八路軍晉察冀軍區部隊在河北省淶源縣雁宿崖三岔口地區對日軍進行的作戰。 2日,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獨立步兵第1大隊等部1500余人,分3路向淶源之水堡、走馬驛、銀坊方向進犯,企圖尋殲晉察冀軍區第1軍分區指揮機關和部隊。

  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聶榮臻決心殲滅向銀坊進犯之日軍一路,令第1軍分區第1、第3團,第3軍分區第2團于3日拂曉進至雁宿崖峽谷兩側設伏;第120師第715團一部及第1軍分區游擊第3支隊牽制各路日軍;第l軍分區第25團一部為二梯隊。7時許,游擊第3支隊一部,節節抗擊向銀坊方向進犯之日軍500余人,誘其進入峽谷,第1團一部迅速迂回至峽谷北口切斷日軍

 

  退路,第3團一部封鎖峽谷南口,其余預伏部隊突然從東西兩面勇猛夾擊。經數小時激戰,日軍被殲過半,余部被包圍于上下臺、雁宿崖村附近地區。16時,第1、第2、第3團向被圍之日軍發起總攻,經激烈白刃戰,至17時30分,全殲日軍。與此同時,進犯水堡、走馬驛之日軍懼怕被殲,向淶源方向撤退。 此戰,八路軍共殲滅日軍過村大佐以下530余人,俘日偽軍20余人,繳獲炮6門、機槍13挺、步槍210支、騾馬300匹及部分軍用品。

  此次戰斗的勝利徹底惹惱了獨立第二旅團阿部規秀,顧其之后親自帶兵圍剿我抗日軍民。

黃土嶺戰斗的意外收獲:師團長桑木崇明被免職

  楊成武的炮彈干掉了阿部規秀,還造就了另一個跟著倒霉的日軍中將,就是日軍110師團師團長桑木崇明.

  阿部規秀臨終之時,曾授意部署寫下遺書,在這份遺書中,也體現了日本陸軍少壯派軍官偏激的一面 -他在遺書中共有三條囑托,第一條是如果死后獲得旭日勛 章,希望家人在祭日張掛以為慰靈,第三條是讓家人繼續為天皇"圣戰"效忠,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只有第二條,是要家人聯合其生前友好,控告桑木崇明見死不 救,稱其與自己不合,故此援軍遲遲不至,隔岸觀火,以致出現黃土嶺之敗.

  桑木是比阿部規秀年長的軍人,1936年就晉升中將,曾擔任參謀本部第一部長,在阿部規秀等少壯派軍人眼里,正屬于要推翻的"老朽"一流.而桑木對阿部規 秀也不甚看得上眼,因此雙方關系一直不好.阿部規秀被圍后,如果繼續向東攻擊前進,可以與110師團會合,但他選擇了向后轉,向來路突圍去回合自己屬下的 另兩個大隊主力,或許就是出于對桑木的不信任.

 

  阿部規秀的控告頗有道理.我們在抗日戰爭史上經常看到日軍數十人即可控制一所縣城,有人對此十分驚訝,認為當時中國人太缺乏反抗精神.實際上,這是不了解 日軍的戰術特點.日軍在華北等地據守時,因其機動能力遠非中國軍隊可比,故此有一套獨特的戰法.日軍守點的兵力一向不多,其重兵都是作為機動兵團部署,一 地有警,日軍可迅速利用其控制的公路鐵路干線迅速將兵力和重武器輸送到出事地點,形成兵力上比中國軍隊少,局部戰場上卻總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所以,日軍遭 到攻擊只要能夠略作堅持,就可以控制戰斗的主動權,而中國軍隊因為機動能力差,往往因此陷入敵軍重兵攻擊,打又打不過,走又走不過的局面.

  這次桑木不能及時趕到,的確是讓第二混成旅團吃了大苦頭.

  事實上桑木確實行動遲緩,不過,他的師團轄區,從保定到唐縣也是遍地八路,110師團的部隊6日才進入唐縣境內,離阿部規秀還頗有距離,而且還是山路,地 形復雜,與其長期駐守的華北平原地區很不相同.這種情況下,桑木作為老將比較持重一些也是有的,倒未必真是要看阿部規秀的笑話.

  然而,死了一個中將,總要有人負責的,于是,無論桑木怎樣呼冤,還是在一個月后被卷鋪蓋回國,編入預備役,一直到日本戰敗再未帶兵.

  冥冥之中阿部規秀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 那個八路楊成武命硬,我拿他沒辦法,克你桑木崇明,總做得到吧!

  桑木:你這是吃不到黃狼吃雞啊,什么思想境界!

黃土嶺時間和經過:楊成武率部黃土嶺伏擊日軍

  1939年11月,在抗日戰爭北岳區反掃蕩戰役中,中國八路軍晉察冀軍區部隊在河北省淶源縣三岔口、黃土嶺地區對日軍進行的伏擊戰。3日,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第1大隊被八路軍殲于雁宿崖地區該旅團長阿部規秀中將企圖報復,于4日凌晨親率旅團第2、第4大隊1500余人,由淶源城向晉察冀軍區第1軍分區腹地雁宿崖、銀坊、管頭急進。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聶榮臻令第1軍分區司令員楊成武統一指揮第1、第3、第25團、游擊第3支隊及第3軍分區第2團、第120師特務團、第715團等部,予進犯日軍以殲滅性打擊。令第25團一部與敵保持接觸,監視日軍動向;令第1、第2、第3團、游擊第3支隊及第25團一部進行戰斗準備。是時,八路軍第120師特務團從神南鎮北上,準備參加戰斗。5日,日軍進犯銀坊撲空后,繼向淶源、易縣交界的司各莊、黃土嶺方向進犯。當日下午,日軍進至張家墳、雁宿崖、三岔口一線。第1軍分區游擊第3支隊

  和第1團各一部與日軍保持接觸,節節抗擊,誘其探入。6日,日軍進抵黃土嶺,并有繼續東犯征候。晉察冀軍區利用這一帶有利地形,即令第1團和第25團迅速占領寨坨附近陣地,截斷日軍去路;第3團迅速占領黃土嶺至上莊子以南地區;第120師特務團接替第3團進至大安,隨時準備加入戰斗;第2團尾隨敵后,待敵占領司各莊后,繞到黃土嶺北面占領有利地形;第3支隊控制通往淶源的要道。第1支隊司令員陳正湘組織部隊寬正面、大縱深分散配備,利用地形,加大了向銀坊推進日軍的側擊力度,抓住日軍急于尋找八路軍主力決戰的心理,誘其東進,阿部規秀果然中計。當晚,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根據敵我兵力對比和優越的地形條件,下達了集中主力部隊,殲日軍于黃土嶺至寨頭地域的作戰命令。

 

  7日晨,日軍主力由黃土嶺出發,沿山溝向東蠕動。下午3時,當其全部進入八路軍伏擊地域時,第1團、第25團迎頭殺出,第3團和第2團從西南北三面合擊過來,部隊在群眾的熱情支援下,把日軍團團圍住,向敵人展開全面的激烈攻擊。經過反復沖殺,敵人主力被迫聚集在黃土嶺、上莊子附近東西走向峽谷的河灘中, 被壓縮在上莊子附近一條長約1公里、寬僅百十米的溝里。八路軍100余挺機關槍從各個山頭一齊朝溝中射擊,炮兵部隊也連續發射炮彈。這時日軍依仗兵力雄厚和優良火器,向寨坨陣地猛沖,遭八路軍反擊后,乃掉頭西向,妄圖從黃土嶺突圍逃回淶源。第3團緊緊扼守西、南兩面陣地,第120師特務團也趕到,從第3團的左側加入戰斗。日軍傷亡慘重。阿部規秀在北面山谷的獨立小院中指揮戰斗,并組織兵力占領了孤石山及上莊子南面山腳一線窄窄的山梁。激戰中,第1團發現遠處一獨家屋附近猬集一群敵人,即令第1軍分區炮兵連以迫擊炮火力對其進行襲擊。這時, 八路軍炮兵連發揮炮兵的威力, 向溝里集中轟擊,瞬間,炮彈在敵人指揮所附近爆炸。在獨立小院中指揮作戰的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長阿部規秀被八路軍迫擊炮彈擊中,頃刻斃命。

  是日夜,日軍連續突圍10余次,均被軍區部隊擊退。8日,日軍在猛烈炮火和5架飛機掩護下,傾其全力向上莊子西北突圍。此時,由蔚縣、易縣、滿城、唐縣、完縣出動增援日軍1200余人已接近黃土嶺以南的花塔。從淶源增援之敵已到三岔口附近,同八路軍第3支隊接觸。各路敵人企圖對晉察冀軍區和第120師參戰部隊形成內外夾攻之勢。八路軍給突圍日軍大量殺傷后,各部隊迅速轉移隱蔽,主動撤出戰斗。當援敵趕到后,再次撲空。 此戰,八路軍共殲滅日軍900余人,并繳獲大量軍用物資。擊斃日軍“名將之花”阿部規秀中將。八路軍傷亡500余人。而此次擊斃日軍中將指揮官,在中國人民抗戰史上是第一次,為此舉國慶賀,然敵人則痛心疾首,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哀嘆:“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

  晉察冀軍區頒發的嘉獎令稱:在黃土嶺戰斗中,第1軍分區炮兵連充分發揮了炮兵的作用,給予敵人以極大的殺傷和威脅,以準確的射擊命中敵酋,使敵人失去指揮與掌握,致全線動搖而陷于極端混亂狀態中,并密切配合步兵獲得黃土嶺的勝利。

黃土嶺戰斗最大收獲:戰地擊斃日軍中將阿部規秀

  阿部規秀,生于日本青森縣,1907年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十九期。畢業后加入日本陸軍,歷任步兵第三十二聯隊附、第八師團副官、第十八師團參謀、仙臺陸軍教導學校學生隊長。1937年8月,升任關東軍第1師團步兵第1旅團旅團長,駐屯黑龍江省孫吳地區,并晉升為陸軍少將,1939年晉升為陸軍中將。

  1939年11月7日,率陸軍精銳獨立混成旅于河北淶源作戰臨時指揮部被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一分區楊成武部發現,并用迫擊炮擊斃。死后被授予勛一等旭日大綬章。阿部規秀被稱為是擅長運用“新戰術”的“俊才”和“山地戰”專家,有“名將之花”的稱號。

  阿部規秀,1886年出生于日本青森縣,阿部規秀的時代是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擴張空前膨脹的時代。同樣,成為“馳騁疆場、效忠天皇”的“武士”也是阿部所憧憬的人生。為了實現這樣的“理想”,阿部規秀考入了日本專門培養陸軍軍官的陸軍士官學校。

  日俄戰爭的硝煙吸引著這些渴望成為“武士”的年輕人,而日本戰勝昔日不可一世的沙俄,則使這些青年相信,他們是戰無不勝的。雖然沒有機會親歷日俄戰爭的炮火,但阿部就是在這種氛圍之下接受著陸士的嚴格訓練而“成長”的。

 

  1907年5月,剛滿21歲的阿部規秀從陸士19期步兵科畢業,開始了他真正“武士”的生涯。同年12月26日,阿部規秀被授予陸軍下士軍銜,開始在陸軍中服役。

  阿部規秀有一種超乎普通軍人的對“榮譽”和“光榮”的執著,對戰爭的執著,因而在嗜血的戰爭角逐之中,他“脫穎而出”,屢立戰功,頗受大本營的賞識,在日本軍界被譽為“名將之花”。

  從1907年開始,阿部規秀在毫無任何背景的陸軍中,憑著“戰功”一步步晉升,先后歷任步兵第三十二聯隊副官、第八師團副官、第十八師團參謀。1932年4月11日,轉任仙臺陸軍教導學校學生隊隊長,次年8月1日,升至步兵大佐。1935年8月,任第八師團步兵第十六旅團步兵第三十二聯隊聯隊長。1937年8月2日,晉升為陸軍少將,同時調任關東軍第一師團步兵第一旅團旅團長,率部入侵中國東三省。

  1938年10月,原華北方面軍駐蒙軍獨立第二混成旅團旅團長常岡寬治被八路軍在河北省廣靈縣境內的張家灣擊斃后,日本軍部派阿部規秀接替常岡寬治旅團長的職務。1939年10月2日,阿部規秀被晉升為陸軍中將。 被日本國內譽為“名將之花”。

  斃命歷程

  秋季掃蕩

  1939年夏,日本繼續加大了對抗日根據地的重點“掃蕩”。日軍的“掃蕩”重點由冀中平原轉向北岳山區。日軍于1939年秋,調集獨立混成第二旅團和第一一〇師團主力共兩萬余人,對北岳山區進行規模更大更為殘酷的秋季“大掃蕩”,企圖徹底摧毀抗日根據地。

  初戰慘敗

  到達淶源,稍待修整之后,阿部規秀馬上召開作戰會議,進行具體的戰斗部署:由第四大隊從插箭嶺出發襲擊走馬驛,第一大隊從白石口出發襲擊銀坊。

  1939年11月2日夜開始行動。八路軍晉察冀軍區采取“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擊破”的作戰方針,決定以一部兵力鉗制、堵擊由插箭嶺出動之敵,然后集中第一軍分區第一和第三團以及第二十五團兩個營,游擊隊第三支隊,第三軍分區第二團,共六千人,伏擊向銀坊進攻之敵。

  1939年11月3日上午,在進犯銀坊的第一大隊在八路軍一個小分隊的誘擊下,進入雁宿崖峽谷,被八路軍主力前阻后截,包圍在雁宿崖。戰至下午4時,第一大隊除少數逃脫和13名被俘外,其余全部被殲滅。

  報復撲空

  剛晉升為中將,就在戰場上丟了一個大隊,阿部規秀很是羞怒,決定親自率領第二、第四大隊1500余人,沿著原來第一大隊的行進路線進犯,以趁八路軍還在“消化”勝利果實的時候,打八路軍一個措手不及。

  1939年11月4日夜,阿部規秀率部越過白石口,進至雁宿崖一帶,但是連八路軍和老百姓的一個影子都沒找到。撲了空的日軍把八路軍已經為之埋葬的尸體,一具具重新挖出來,用木杠子抬到一起,架上木柴,澆上汽油,點燃焚化,整條山谷彌漫著焚燒尸體的焦臭味。他想讓手下的士兵感受到同胞戰死的悲憤,激起他們復仇的決心。

黃土嶺戰斗指揮官楊成武:開國上將紅軍趙子龍

  楊成武(1914年10月27日—2004年2月14日),福建省長汀縣客家人,是中共的優秀黨員,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

  楊成武于1929年參加革命,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7歲當上團政委。后他任紅1軍團第1師政治委員,指揮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為創建新中國立下了不朽功勛。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1955年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和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楊成武作為“紅大”第一期學員提前畢業,奔赴抗日前線。楊成武擔任紅一師師長。中國工農紅軍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楊成武任八路軍第一一五師獨立團團長,長期在華北地區進行抗日斗爭。在平型關戰役中,楊成武率領獨立團大膽深入敵后,隱蔽地插到腰站地區,切斷了敵公路運輸線,阻擊了數倍于己的日軍援兵,為兄弟部隊殲滅平型關日軍爭取了時間。后來,獨立團由1700多人發展到7000多人,奉八路軍總部命令擴編為八路軍獨立第一師,楊成武任師長。其間,他率部收復了淶源、廣靈、蔚縣等7城。

 

  1939年11月,在黃土嶺戰斗中,楊成武指揮部隊乘夜展開,利用太行山北部群山中一座岬口,在敵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將日軍混成第二旅團包圍,壓縮在一條長約二三里,寬僅百十米的溝里,殲滅日軍900多人,繳獲200多輛滿載軍用品的騾馬車,5門火炮,幾百支長短槍及無數彈藥,還生俘了十幾個日本兵;戰斗中,日軍統帥阿部規秀中將被擊斃。阿部規秀是日軍侵華戰爭以來喪失的一個高級將領。

  抗日戰爭后期,楊成武任晉察冀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冀中軍區司令員,率領部隊參加了抗擊日軍“五路合擊”和百團大戰。抗日戰爭結束后,楊成武率領冀中七、八、九分區的主力和六、十分區一部共11團,組成冀中縱隊,楊成武任司令員。

結語

此戰,八路軍共殲滅日軍900余人,并繳獲大量軍用物資。擊斃日軍“名將之花”阿部規秀中將。八路軍傷亡500余人。而此次擊斃日軍中將指揮官,在中國人民抗戰史上是第一次,為此舉國慶賀,然敵人則痛心疾首,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哀嘆:“名將之花凋謝在太行山上。”



相關新聞閱讀
加拿大快乐8开奖直播